永州八记-小石潭记
发表日期:2017-03-24 11:16    出自:未知    浏览次数:
   
土话不土
   现在推广普通话,小孩子一到幼儿园就接受普通话教学,随着到外面打工的人越来越多,当地的方言就显得落伍了。祖国地面广大,各地语言相差,给人们互相交流是会带来许多不便,推广普通话就显得非常必要。
 
  其实,为了适应社会发展和人们交流的需要,我国自古就非常重视推广一种共同语言,早在两千多年前的周朝,就曾确定以国都丰镐(陕西西安以南)地区的语言《雅语》为共同语。周朝以后,历朝历代随着国都的迁移,雅言的基础方言也随之修正变迁。但这种变迁基本上是以京城所在地的语言为标准,这就是所谓的官话,京腔。据考,汉朝用通语,元朝推崇(天下通语),明朝要求人们写文章必须符合以北京音为基础的(洪武正韵),清朝规定举人生员贡监童生,不谙官话不准送试。论语记载,(子所雅言),孔子的学生来之天南海北,不使用雅言,人家就听不懂。看来,孔子还是推广普通话的开拓者呢!蒋介石在台湾,规定不用国语不得为公务员。直到现在,台湾人的国语都说的很标准呢!
 
  现在,别说到外地的大城市,即使在本省的城市,一到商场宾馆,你满口的陕西方言,人家都会翻眼多望你几眼,认为你(土).土话,指小地区的方言,陕西许多习惯用语,一向被当作笑料。当不同地域的人们走在一起,各自的土语也用在一起,那可会闹出笑话的呢!我们厂是71年从哈尔滨迁来的,一次春节后几天,和何老兄到农村卢兄家做客。东北把(操)说是骂人的话,可这里把(操)是坐席时叫人动筷子的口头语。何兄不信。当卢兄让我们开始吃饭时,连声说出几个,操、操、操的话,何兄掩嘴偷笑不已。
 
  比方骂人说,你是我儿子,会念成(哦---)。吾日三省吾身,大家都知道,这里的(吾)是我的意思。过去,儿子给父母写信,开头必是,父母亲大人,膝下敬禀者。父母的信,定会是吾儿知悉。那这里的人的念音(哦--)拉一长音,把儿字省略了,是很接近古人的话语呀!
 
  陕西是中华文化的重要发祥地,又是周秦汉唐的京畿之地,当地许多土话,原本十分高雅,大都出自标志中华民族灿烂文化的卷籍之中。譬如以下几条:
 
  惆怅:宝鸡,凤翔一带人皆喜用惆怅一词表示哀伤忧愁,如,惆怅啥里?陆游,《观长安城图》中写道:三秦父老应惆怅,不见王师出散关的诗句。
 
  瞀乱:本地人常把瞀乱读作牧音,指心情烦乱。心情不好,常说,心里瞀乱的很!溯其源,后汉书廉范传:范呵之曰,君困厄瞀乱邪?
 
  愗:(音某)意思是不聪明,不灵巧。如,干活某囊。据楚辞,九辩:直恂愗以自苦。看来,此字并不俗。
  俶:骤然的意思,用来形容快速。如,这孩子俶溜不见了。其实,柳宗元这个字作文,《永州八记,小石潭记》“俶而远逝往来翕忽,试与游者相乐."
 
  嫽:美好的意思。如,嫽的太太。美的很,说是嫽的很,美极了说成嫽扎咧。嫽,这实是一文雅之字,诗经,陈风月出,佼人嫽兮,意为姑娘多么美啊。
 
  捋:把东西用拇指和食指捏紧捋下来。如,把车前子的籽捋下来。也出自诗经,芣苢,采采芣苢,薄薄捋之。
 
  咥:吃,吃的意思。咥一碗干面。也有打的意思,把谁打一顿,会说,把谁咥一顿。咥,竟与周文王有关,《易,履》:履虎尾,不咥人。亨。
 
  白雨:这里把雷阵雨和突然来的大雨叫白雨。也来之苏东坡的诗句,黑云翻墨没遮山,白雨跳珠乱入船。
 
  常说,十里乡俗不同,别说语言了,我国五十六个民族,那语言就会更多。各地的土语,千年的传统,翻开古书,都会有历史的记载和来历,来源那就更多了,也绝不会因普通话的普及而消失的。看来,这土话不土呢!
 
  看圣经创世纪上这样说:那时,天下人大都操(陕西人常用的操字,在这里也出现了。)着同一种语言。-------。他们彼此商量说,来吧,我们要做砖,把砖烧得好好的。于是,他们就以砖为石,以粘泥当灰浆。他们说,来吧,让我们建造一座城市和一座高塔,使塔顶通到天上,以便我们名扬天下,以防我们分散在世界各地。
 
  耶和华降临下来,他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。耶和华说,看哪!他们成了同样的人,都说这同样的语言,如今他们既做起这事来,以后他们要做什么,就没有不成的了。我们现在就下去,把他们的口音搞乱,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。于是,耶和华就从那里将他们驱散到世界各地,他们就停工不造那城了。
 
  看来,世界上遍布的人群,语言就更为复杂了,我们要懂得一些方言,不仅学好普通话。尤其年轻人,更要学会世界上多国的语言,才能消除语言障碍,懂得更多的语言,到祖国,到世界各地去,才能成就自己更辉煌的事业。
 
  雨天闲坐电脑前,和网友聊天解闷。
 
标签:巴厘岛娱乐城真钱赌博介绍    
相关文章推荐